外交家与紫砂的碰撞将如何发展

2017-12-07     来源:搜狐(中超利永紫砂汇杂志)    作者:范家壶庄

摘要:有这样一个人,他19岁中举人,26岁中进士,是清代最后一任科举考官;他在光绪年间出任加拿大总领事,是清代著名的外交官。他是外

有这样一个人,他19岁中举人,26岁中进士,是清代最后一任科举考官;他在光绪年间出任加拿大总领事,是清代著名的外交官。
 
他是外交官,但更是收藏家。
 
他的收藏爱好深受其父龚照瑗和长兄龚心铭的影响,是20岁那年跟随父亲入沪开始的。他一生爱好收藏,且到了痴迷的地步。民国成立后,他告别官场,长居上海,不再过问政坛之事,一心只读诗文,摆弄文物藏品。
 
他就是收藏界众所周知的收藏家——龚心钊。
 
 
龚心铭和龚心钊合影
 
龚心钊先生在收藏界极负盛名。
 
他的藏品遍历古今,包罗万象。其中有宋朝米芾、马远、夏圭等名家的文人、宫廷画家的字画;有战国至六朝时期的官印、私章2000余枚(且只收宋代以前);有商鞅方升、越王剑;还有各名家所制紫砂壶……
 
现今当我们踱入上海博物馆,你会发现在清代馆的一隅天地中可见有“龚理曾先生等人捐赠”字样的铭牌。龚理曾是龚心钊先生的第三代后人。1960年,他将500余件龚心钊家藏文物捐入上海博物馆。
 
 


 
 
 
商鞅方升
 
随着龚心钊先生对收藏器物的了解日益深入,在他后期的生涯中,被宜兴紫砂陶古朴雅致的魅力所征服,并热衷于收藏紫砂艺术品。紫砂之韵,韵在融金木水火土五行,韵在融方圆刚柔与一体,韵在体现出一种积极入世的人生态度。
 
龚心钊先生所藏物件皆为名家所制,有早期明清制壶大家时大彬、徐友泉、陈鸣远、陈曼生等,还有众多近现代和当代制壶大师的作品。他还曾特意请“紫砂七老”之一的王寅春大师为他仿制各种古壶,所制器型大多为花器类与筋纹类造型,其中较为有名的如“菱花”、“掇球”、“菊瓣”等。在这段过程中,龚心钊先生切身感受到紫砂别具一格的韵味,并为紫砂之美所倾倒。
 
 
清乾隆 宜兴窑紫砂壶
 
龚心钊先生对于自己所收藏的物品,都是抱着一种和璧隋珠的心态去对待。这种珍视体现在各方面细节上,在藏品的收藏上,龚心钊先生十分注重装饰包装。
 
在他看来对所藏器物的包装,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包装盒,首先要考虑藏品与包装是否适合配套,比如包装盒的颜色与所藏紫砂壶泥料是否搭配;包装盒的造型与紫砂壶外形是否搭配;包装外壳的材料与紫砂壶所具有独特的含义是否搭配等。
 
其次,装饰包装还要做到精致优雅,要做到不落俗套。最后龚心钊先生会为藏品亲笔仔细撰写各种题识、题签。龚心钊先生就是抱着这种珍惜,不愿委屈它们的心去对待这些藏品的。由此种种,可见龚心钊先生对紫砂艺术品的珍惜与爱护。
 
同时,从这些精美的包装上,我们也可以领略到龚心钊先生那深厚的文化功底以及那独到的审美眼光。龚心钊先生对包装的讲究在众多收藏家中十分罕见,也是近现代收藏家所难以比拟的。
 
 
龚心钊藏香蘅款曼生铭衲壶
 
在藏品的养护上,龚心钊先生十分注重各种细节。龚心钊先生晚期生活已经不甚富裕,但在养护藏品时还是绝不用粗糙的布料,只因害怕粗糙的拭布可能会划伤藏品。他往往用穿的磨平润的衣袖领口来轻轻擦拭,他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爱护这些藏品。
 
在藏品的把玩上,龚心钊先生十分低调小心。龚心钊先生对待藏品从不炫耀张扬,他本就不是什么哗众取宠的人。他更喜欢独自去感受藏品的内涵,独自欣赏藏品的美丽和魅力。如果真要细究,那么龚心钊先生应该是追求“闲来独坐,静品家珍”的这种非常高雅休闲的境界。
 
 
清 杨彭年制壶乔重禧刻紫砂高井栏壶
 
在上海博物馆中,我们领略到龚心钊先生对于藏品的珍惜以及深厚的审美素养。他不带任何功利的去收藏文物,只因心中喜爱,所以不管生活多么艰难都没有出手。因为心中喜爱,所以即使先生经济不宽裕,但对于看中的器物还是尽力买下来。
 
金钱在他眼中远没有这些文玩来得重要,这也就印证了那句话“千金难买心头好”。
 
文:陈琳、朱明珠
 
参考资料:
 
宜兴文史资料第四十一辑 《宜兴陶艺人物录》
 
合肥市政协文史委 《江淮文史》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到: